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

播报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特型编辑
科学考察研究活动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2017年启动,2018年9月5日在拉萨发布了首期成果。 [1] 
2022年5月,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发现迄今中国最高树木——83.2米的云南黄果冷杉 [2] 
中文名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
主要人员
首席科学家、中科院院士姚檀栋

目录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背景

编辑 播报
青藏高原是世界屋脊、亚洲水塔,具有独特的生物多样性,在水源涵养、水文调节、固碳与气候调节、科学教育与文化服务等生态系统服务具有广域甚至全球性意义。青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呈现生物多样性丰富、生态系统格局稳定且质量趋好、生态系统功能逐步提升的特点,同时也存在退化生态系统面积大、气候暖湿化和人类活动带来生态风险的问题。围绕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是优化生态安全屏障的重要抓手。从“统筹—分类—协作”总体框架出发,建立“自然—人文—景观”国家公园资源价值评价方法,构建国家公园“自然—设施—社会”合理容量科学测算模型,有力支撑青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建设研究,推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3]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成员

编辑 播报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首席科学家、中科院院士姚檀栋。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成果

编辑 播报
青藏高原生态系统趋好的同时,潜在风险增加;亚洲水塔失衡,冰崩等新灾、巨灾频发;喜马拉雅山与冈底斯山隆升历史存在明显差异,导致新的生物演化模式。
科考发现,冈底斯山先于喜马拉雅山隆升到现在的高度。喜马拉雅山阻挡南亚季风气团向北传输,使青藏高原逐渐变干变冷。高原隆升后,青藏地区生物形成“走出西藏”和“高原枢纽”共存的模式演化。
过去50年来,青藏高原及其相邻地区冰川面积退缩了15%,高原多年冻土面积减少了16%;青藏高原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数量从1081个增加到1236个,湖泊面积从4万平方公里增加到4.74万平方公里;雅鲁藏布江、印度河上游年径流量呈增加趋势,中亚阿姆河、锡尔河和塔里木河数十条支流径流量增长更为显著。亚洲水塔失衡伴随灾害频发,2016年西藏阿里地区阿汝冰川发生冰崩,造成严重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威胁亚洲水塔命运,需要建立科学预警体系。
过去35年间,青藏高原生长季平均植被指数显著增加,但2000年以来其增加趋势减缓;青藏高原碳汇功能显著增加,但未来气候变暖导致的冻土融化可能降低生态系统碳汇功能;高山树线上升增加了森林生物量,但压缩了高寒灌丛—草甸的生存空间,可能提高高海拔特有物种消失的风险;气候变暖对农业生态系统也造成潜在风险。 [1] 
发现云南黄果冷杉林原始森林
云南黄果冷杉原始森林 云南黄果冷杉原始森林 [2]
2022年5月,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森林和灌丛生态系统与资源管理”专题的中科院植物所团队在西藏察隅县考察时,发现了成片高大的云南黄果冷杉原始森林。经多次测量,其林冠高度达70米,最高的一株高度83.2米、胸径207厘米,刷新了曾报道的贡山的秃杉(72米)、墨脱的不丹松(76.8米)和台湾的秃杉的中国最高树纪录。新发现的云南黄果冷杉林在察隅县上察隅镇察隅河两岸山地和河谷地带呈带状分布,海拔2300米左右。群落中含有大量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红豆杉古树,以及附生的兰科和蕨类等植物。 [2] 
2022年8月4日,科学技术部、中国科学院主办的第二次青藏科考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学术交流会在青海西宁举行。交流会上,科技部规划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第二次青藏科考实施5年来,聚焦水、生态、人类活动,通过深入考察和科学研究,在水资源与水安全、生态安全屏障、生态系统、区域绿色发展等方面取得了一批标志性成果,有效支撑了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 [3] 
zhua曲子白渡白颗
参考资料